栖山雨露眠
一木一花仙
听涛过松去
闲来彼岸天

/
2018.10.23

+

秋日的旧城。

+

肥仔。

+

挂念远方,却不知远方在何处。

+

爱情与距离

你延绵而去
我俯首到来
你渡波轻过
我随水难流
门亭伴
塔桥望
相照或是爱情
隔映却是距离

文字/孟南
摄影/凌波

+

状态。

+

“满街脚步突然静了,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,这一刹,我只需要,一罐热茶吧,那味道,似是什么都不紧要”。

+

这个适合我。

+

饮杯茶。

+

望天边,却思念。

+

游走赤坎。

+

被删除

一直好想见一个人,而因为好久不见和不能被见,我身上至今都潜伏着那种叫做思念的东西,并且可能早早就转化为某种溶解于血液中的酶,渗透身体每处角落,于是大概就这样如命相随,温冷同眠了。
人不喜欢赤裸裸地说白话,大概是为了不想在想被看见的人眼前太过不知廉耻,再而更为了显示自己的明解事理,从此不再轻易将爱慕提起。我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去适应某些非常状况,却始终难以适应其中某些,譬如被自己真正喜欢的
人或将从此删除……
从刚开始还会偶尔设想发个信息微信朋友圈之类试图隔空传话,也并非想得到些什么,有时只是想问声好,有句回应,知道是真的好,而已。结果连此般微弱的寄托也始终不被看好,天知道能有多大的怨恨方可令...

+

最想取悦的听众当然是自己。

+

国恩寺

+

写给凌波:这几年太多的缠心烧脑的事情,这几年也是苟活过来暂且孤独美好的几年,当慢慢将自己也置身事外了,也就开始有那么点明理通透的意思。而很多营养丰富的语境和思维爆炸都应归功于饮茶这件事,话、理、情、怀,人至自在处,莫过于相视亦可无言,相离不觉惆怅,你笑,我逗,你止,我静。同出学门,很抱歉把大家都忘得近乎干净,重新相聚,翻翻毕业合照,原来大神们都站在身边背后,顿感冷风飕飕刮脑而过,缘分竟似幽暗中的一道奸笑,狰狞,却内在善良闪亮……相聚仿似一个始终保持醚味的局,让大伙保持着亲近与陌生,不道破,不拉拢。艺(娱)术(乐)圈有道硬伤,就是玩家们在不清醒的状态下都喜欢指鹿为马,而大多数的生搬硬套都脱离诗性...

+

Cecilia。

+

Cecilia。

+

OCAT

+

无处不在的三角形。

+

饿了偷吃点狗粮。

+

大南河的平湖秋月。

+

厦门-鹭岛。

+

© 澤視錄 | Powered by LOFTER